新聞稿
13/11/2015
陳亨利:《新形勢下中國紡織企業的創新發展戰略》
返回

陳亨利:《新形勢下中國紡織企業的創新發展戰略》

 

 

由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主辦的“2015年中國國際紡織論壇(第二屆)”於8月27日在上海舉行,有來自國內外的二百多位代表出席。香港紡織商會永遠榮譽會長陳亨利獲邀擔任是次論壇的主講嘉賓,他以《新形勢下,中國紡織企業的創新發展戰略》為題作主題演講。主要內容如下:

 

兩大挑戰:客戶壓價 關稅待遇

業界目前面臨的挑戰中,有兩項是影響最大,而影響層面也是最廣的:

 

一是客戶一直將採購價不斷壓低。然而,製造成本持續上漲,逼得生產商的毛利率被越壓越低,很難經營。

 

二是國際貿易環境的改變,不同形式的雙邊或區域性的自由貿易協議紛紛湧現。以對紡織服裝業影響較大的東南亞地區為例,先由十個國家組建了東盟自由貿易區,再與中、日、韓、澳洲、新西蘭和印度六個國家分別簽署了自由貿易協議。現在,東盟十國正跟已簽了自貿協議的六個國家磋商,再進一步建立一個十六國統一市場的自由貿易協定,也就是“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另一邊廂,由美國主導的TPP,談判已進入了最後也是最關鍵的階段,越南最近更與歐盟完成了自貿協議的談判,再經過一些審議和具體手續之後,越南產品出口歐盟就可開始享關稅優惠。此外,歐、美、日等先進國家也透過了普惠制(GSP),給予一些國家在關稅上的優惠。

 

缺關稅優惠難競爭

 

預計TPP可望在今年內完成談判,但實施時,對紡織服裝產品的關稅不會立即全部免除,有部份比較敏感的產品應該會是分階段地降低,若干年後才會零關稅。另外,也可能會有供應短缺清單(short supply list),允許一些TPP成員國沒有供應的原材料可以從其他國家進口,也能夠符合原產地的規則。

 

至於這些自貿協議對內地紡織服裝業影響多大,以陳亨利的「聯泰控股」所生產的一些主要產品為例,美國的關稅稅率是由接近20%到32%不等。若TPP通過,假設關稅稅率先降一半,也有10%到16% FOB價格的差距。如在內地生產,根本無法降低成本或擠出這十幾個百分點的利潤,來跟那些受惠國家競爭。再過幾年完全免關稅之後,就更難比拼。

 

TPP越南將最受惠

 

東盟國家中,越南固有的條件具競爭力,還有很重要的是,越南已獲得或是即將獲得很多主要市場提供關稅優惠。目前,跟其他東盟的服裝生產國一樣,越南大部份的面料都是依賴進口,特別是從中國進口。但很多自貿協議關於服裝原產地的規定,都是要求“由布開始”,TPP更是要“由紗開始”(yarn forward),目的都是想限制東南亞的生產國家向中國買面料。這也促使越南政府努力推動原材料的本土化。事實上,不僅越南本身需要越南面料,其他東盟國家也要越南面料來生產服裝才能符合部份自貿協議的要求,享受零關稅。這對於紡織廠來說,是一個很好的發展機遇;但對於內地的服裝生產商來說,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挑戰。

 

兩大轉變:服裝用料 消費模式

 

服裝業發展的其他趨勢,主要是兩個方面,一是服裝用料的改變,二是消費模式的改變。

 

服裝用料的改變。現在全球生產紡織用的纖維有七成以上是化纖的,純棉的比例越來越小,這種趨勢相信會持續。而化纖面料又可用不同的技術、經過不同處理,給予不同的功能,以達到想要的效果來改善人類生活,價格方面也比較便宜。使用功能性面料來生產服裝是未來的大趨勢,將越來越普及。

 

消費模式的改變,現在越來越多人,特別是年青的,上天貓、京東等網站買衣服、鞋子、日常用品等等;到店舖買東西的,慢慢在減少。摩根士丹利去年11月的一份研究報告,指中國以至全球的電子商貿將快速增長,預計到2018年,中國電子商貿的銷售額將接近是2013年的3.5倍,佔全球的份額會達到一半。

 

按傳統店舖零售模式,產品是由生產商先賣給品牌商或直接零售商,再發到店舖,最後才賣到消費者手上。假若生產商透過電子商貿直接賣給消費者的話,可省卻中間很多環節的成本,即使降低售價,都已經有合理的利潤,達致雙贏。當然,一開始可能是要賣一些基本款式、價格低一些的衣服,讓消費者慢慢習慣這種由服裝生產商直接出售的模式;當市場適應後,再推其他檔次稍為高的產品。

 

在哪裡生產?以哪種業態銷售?

 

有人說紡織服裝業是夕陽行業,但只要人類還穿衣服,市場需求依然存在。問題只是這些衣服是在哪裡生產,是中國?是東南亞?還是非洲?還有,服裝是通過那種業態來銷售,是沿用傳統的模式,由生產商先賣給品牌商/零售商再賣給消費者?還是由生產商直接賣到消費者手上?

 

論壇開始前,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會長江輝(左二)與香港紡織商會永遠榮譽會長陳亨利(左一)及當時候任會長蕭盧慕貞(右二)、常務副會長關淑敏(右一)和副會長蕭勁樺(中),就兩會進一步加強合作交換意見。

 

回到頁頂